win99ltby 发表于 2018-3-17 10:01:50

发电端让利1827万 综合价差-0.32分——湖南2017年电力市场交易总结及建议 ...

        放开售电业务,允许多元化市场主体参与售电市场竞争,有利于更好地服务工商业用户用电需求,从而让电力市场化改革的红利惠及用户。建立市场交易机制,打破省间壁垒,保障清洁能源优先上网,有利于实现能源资源的大范围优化配置,加快我国能源转型升级。
        湖南省电力市场交易已连续交易三个月,从交易结果来看,离本轮电力改革的初衷还有很大的差距。
电力交易情况
1、省内交易情况
10月份:成交电量共计13.06亿千瓦时,其中年度双边协商成交10亿千瓦时,成交综合价差为-0.401分/千瓦时,月度竞价成交3.06亿千瓦时,统一出清价差为-0.23分/千瓦时,月度加权平均价差为-0.361分/千瓦时,发电企业总让利471万。
11月份:成交电量共计21.32亿千瓦时,其中年度双边协商成交7.5亿千瓦时,成交综合价差为-0.401分/千瓦时,月度双边协商成交7.1亿千瓦时,成交综合价差为-0.403分/千瓦时,月度竞价成交6.72亿千瓦时,统一出清价差为-0.223分/千瓦时,月度加权平均价差为-0.345分/千瓦时,11月份发电企业总让利737万。
12月份:成交电量共计22.77亿千瓦时,其中年度双边协商成交7.47亿千瓦时,成交综合价差为-0.401分/千瓦时,月度双边协商成交8.33亿千瓦时,成交综合价差为-0.35分/千瓦时,月度竞价成交6.97亿千瓦时,统一出清价差为-0.04分/千瓦时,月度加权平均每度价差为-0.27分/千瓦时,12月份发电企业总让利619万。
10-12月汇总:10-12月份成交电量共计57亿千瓦时,成交综合价差为-0.32分/千瓦时,发电企业总让利1827万。
2、省外购电情况
        省政府牵头组织通过祁韶直流向西北地区省份购电,再通过月度定价挂牌交易卖给贫困地区企业及省政府支持的重点企业,售电公司不享受收益分成。           祁韶直流定价挂牌共交易电量21.5亿千瓦时,其中10月份6.4亿千瓦时,价差为9分/千瓦时,10-12月份15.1亿,价差为7.6分/千瓦时,电力用户共得利1.72亿。
总结分析
根据湖南省10-12月电力交易情况,可以发现以下几个特点。
1、燃煤发电实际上网电价全国最高,但电力交易价差全国最低。
湖南省燃煤发电上网标杆电价0.45元/千瓦时,仅次于广东省0.453元/千瓦时,但广东省2017年1-6月份市场电力交易加权平均价差达到7.19分/千瓦时,而湖南电力交易价差仅为0.32分/千瓦时,因此湖南燃煤发电实际上网电价全国最高。各省燃煤发电上网标杆电价见附表1,2017年1-9月份各省火电利用小时数综合排名情况,见附表2。
        省内燃煤发电企业总在强调因煤价高、机组利用小时数不高导致大面积亏损,没有降价空间,但是,广东省燃煤机组利用小时数也不高,也同样缺煤,为什么广东省降价这么大,而湖南市场降价这么小。
        我们来做个对比,两个省都缺煤,电煤都靠外省运入,中国煤炭大省在西北与华北,广东位于最南端,铁路运煤,广东省比湖南省运费高。近几年,电煤多数改水路运输,广东省电煤主要以海运为主,2017年广东沿海电厂标煤到厂平均成本为900元/吨,山区电厂标煤到厂平均成本为1000元/吨;湖南电煤以长江、湘江水路运输为主,2017年全省电厂标煤到厂平均成本980元/吨左右,湖南电煤运输成本比广东省稍高一点。
        广东省属经济发达地区,消费水平高,人工成本高,因此广东省电厂的人员工资、运维成本、大修成本都比湖南省要高。综合起来,两省燃煤发电厂成本相差不大。
        2016年我国全社会用电量59198亿千瓦时,人均年用电量4289千瓦时,湖南省人均年用电量为2192千瓦时,只有全国的51%,跟与湖南经济人均GDP接近的省份比,人均用电量只有湖北省的73%,广西省78%。湖南的高电价对湖南省经济发展、招商引资造成一定的影响,导致了人均使用电量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好在湖南省水电丰富,拉低了发电侧上网均价,否则用户侧电价更高。
                        2016年全社会用电量情况对比

2、发电侧形成价格联盟,操控市场明显。
        一是控制价格,双边协商、月度竞价都是协商的结果,并且将价格锁死在某个范围。二是卖给自己的售电价差大于独立售电公司,双边协商给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价差为4厘/千瓦时,给其它售电公司为3.5厘/千瓦时,向广大电力客户传递一个信号,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有先天的优势,既不愁买不到电,又可以低价购电,让广大客户明年选择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以便他们垄断市场。三是竞价价差比双边协商低,迫使售电公司主动求助发电企业给予协商电量。
3、交易规则非常完善,但政府电力管理部门面对发电联盟却无计可施。
        湖南省电力交易规则引入了上下调偏差平衡机制,其目的是鼓励发电侧充分竞争。虽然规则很完美,但在坚固的发电联盟面前,交易规则的作用有限。政府电力主管部门明知发电侧操控电力市场交易,但并没有启动反垄断、电力市场监管调查。
4、售电公司完全受制于发电企业,未发挥促进市场竞争的作用。
        发电侧联盟牢固,价格策略思路清晰、控制持之以恒,发电侧控制月度竞价比双边协商低,导致各独立售电公司为了企业利益,积极主动恳求发电企业达成双边协商,甚至出现有些售电公司与发电厂联系晚了点,发电厂就不给双边协商电量。
        本轮改革增加售电公司目的之一是通过售电公司打包用户后,交易电量规模大,增加议价能力,通过售电公司参与市场竞争,特别在当前电力供大于求的情况下,使市场价格体现供需关系,淘汰落后煤电产能。
        从湖南三个月电力市场交易情况来看,该作用一点都未发挥,议价能力跟电量多少没有关系,电量再大都比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购电价差低,发电企业就是通过垄断,维护自家售电公司在电力零售市场的优势,希望来年电力客户由独立售电公司转向发电企业的售电公司,其目的是占有大部分电力零售交易份额,以便更好控制电力市场交易。
个人建议
湖南电力交易降价很低主要原因是发电联盟的结果,但也与当前电煤价格高、机组全年利用小时数低有关。因此,本人提出以下建议:
1、政府主导煤电行业去产能。
        2018年底前关停省内100MW及以下的燃煤小机组(含自备电厂燃煤机组、煤矸石综合利用机组),2019年底前关停200MW及以下的燃煤机组,2025年底前关停300MW及以下的燃煤机组。同时,2018年的燃煤机组基数电量向节能、环保的机组倾斜。
2、加强外电入湘通道的建设。
        广东省与湖南同样缺煤,广东电网与省外电力联网有“八交九直”,而湖南目前只有“三交一直”,三回500千伏交流线路与湖北电网联接,一回800千伏直流与西北电网联接,应加快荆州至长沙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四川至湘南直流特高压线路建设。
3、政府组织出面干涉垄断。
        政府组织反垄断方面的专家、律师成立调查小组,对湖南省2017年10-12月份电力市场交易情况进行分析、调查、取证,如能证明价格联盟事实存在,应对参与单位采取罚款、取消基数电量或停机等处罚措施,必须让电力交易价格由市场决定,绝不允许发电集团以亏损的名义操控市场价格。电力交易是一种特殊商品,在目前的批发市场上,电力质量都一样,按照市场规律,应该量大优惠更多,而实际并非如此,这是否可以成为价格联盟的一个证据,有待专家给出答案。
4、售电公司为参与祁韶直流挂牌交易的贫困地区企业及省内重点企业做了大量的服务工作,政府应允许售电公司收取服务费用或者对价差收益进行分成(可以规定售电公司在祁韶直流挂牌交易部分价差分成比例原则上不得超过25%)。
5、售电公司一是要适应湖南省电力改革的实际情况,不能完全寄托价差收益获利,要改变收益靠购售价差的单一运营模式,必须拓展用户需求侧的开发,为电力用户提供增值服务,通过多方位的专业服务获取企业效益;二是要继续参与市场,激活市场;三是防止恶性竞争,随意承诺保底,避免出现违约事件。
                                       附表1:全国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



附表2:2017年1-9月分省装机及火电利用小时数综合排名情况


(来源:北极星售电网     作者:熊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发电端让利1827万 综合价差-0.32分——湖南2017年电力市场交易总结及建议 ...